PO点新曲预告PO点背后设定,主要还是PO墙头

【番外】大小姐的反派生涯

只是一则番外
纯属虚构,请勿当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不喜欢现在这个老大。
我的老大情绪波动太大,烟点慢了都要踢人,腰部以下那种。
我被她踢了这是第五次了。
迟早被她废了。

老大有个同级,人们喊他大少爷,长得忒帅,却爱摆张臭脸。
同时人们喊我老大作大小姐。
跟别的小弟聊天时提及这两位,小弟们评价都很一致:大小姐只对一个人讲义气,那就是大少爷。
对别人?大小姐连道理都不讲。

一点没错,老大忒喜欢越界踩场子抢生意,每天都打打杀杀;提出异议的,沉海活埋直接崩头全干过。兄弟都说我能活着跟她到今天真是不可思议。
我说我这人还是有不少优点的,比如干架拼命,做账精细,对上忠心。
唯一的缺点就是点烟有点慢。
现在又多了一个缺点,好奇心重。

那段日子整个帮派都气氛凝重,兄弟们跟八婆一样交换着情报,我也就跟着听了些。
大体是帮里出了二五仔,每天都在卖情报给条子。元老正在查,已经有了些眉目。
我叼着烟搓着麻将,口齿不清地问,眉目是什么,谁是卧底。
你老大,和你老大的那个对象大少爷咯。坐我对家的家伙说道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让我想想为什么会跟大小姐。
我只记得在学校又干了一场狠架后,爸妈把我赶出了家门。我手里攥着灰不溜秋的书袋,一个绕臂扔了出去。
大小姐那时将车停在可怜兮兮的书袋前,摇下车窗望着还喘着粗气的我。
听说你很能打。大小姐说。

我从小弟一步步晋升到她的心腹,靠的就是这双拳头,谁不服就教训谁。
当然还有脑子。万事考虑在老大前面,看谁有不服的迹象,先一步制到他服。
老大是几个大佬里面唯一的女人,看她不顺眼的多到数不清,我的架自然打不完。
老大也不夸我,顶多就少踢我一点。

大概是前年,我第一次进局子。
一开始是管南片的卓哥皮痒痒,不满我们抢他生意。
卓哥势力大,老大敬他几分,没有直接开战。卓哥带了几个小弟,老大带了我,围着火锅谈判。
酒过三巡谈退让条件时,他把手探进了我老大的裙子。老大一个激灵往边上一闪,我就端起火锅向卓哥泼了过去。

卓哥疼得蜷在地上一边叫唤一边打滚,他的小弟也向我和老大扑了过来。
我砸了个酒瓶握着瓶颈胡乱挥着,护着老大一步步向门外退去。谁知道他们都从哪里找的家伙,等好不容易挪到门口时我已经挨了好几刀。
大小姐没有受伤,也没有说话,只沉默着。
沉默中熟悉的轰鸣声突然响起,我认出那是Ferrari458 Italia,大少爷的车。

我后来想,大少爷是不是早就跟老大商量好了,一出事就过来撑场子,不然老大也不会就带我一个人讲数。
依旧摆着臭脸的大少爷手插在衣兜里,有枪的形状凸显出来。
卓哥的小弟们退了回去。
老大瞥了一眼我身上的伤,依旧保持着足够的沉默。

我妈没来探监,老大来了,隔着玻璃跟我打电话。
委屈你了,我们把卓哥摆平了,风头过了就保你出来。
我没细问“我们”是指谁,只望着老大的脸,惊觉这是我距她最近的一次。她的眸子明亮且清澈,眼角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却是那种永远跨越不了的近在咫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掀了麻将桌,跟人扭打成一团。
你才二五仔,你老大二五仔,你全家二五仔。二五仔意味着什么你懂个屁,瞎他妈说。
唾沫星子和拳头都落在那人脸上,我自己的脑子却嗡嗡作响。
兄弟们七手八脚地将我拉开时,我还没停下咒骂。

老大这一次没踢我,而是给了我一巴掌。
谁让你伸头了?你懂什么?流言蜚语谁让你听了?你好奇什么?
我捂着脸,嘴唇发抖。
却看见老大的肩膀也在颤。

手机响起,老大放下准备打我第五巴掌的手按下接听键,喊了一声少隽。
我垂下捂着脸的手,目送着大小姐走向门外的背影。
我的手机也响了,恩仔劈头盖脸对我说,王浩卓没死。
带了小弟杀回来,买通了听话的杀了不听话的。现在他是话事人了,说大少爷和大小姐其中之一是卧底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咬着可乐的吸管发愣,恩仔夺过我的可乐摔在地上。
反正现在风声出来了,我跟你的老大其中之一、或两个都是叛徒。叛徒什么下场你不知道吗?
我望着碎玻璃说,那我就考虑在前面。
你别干傻事。恩仔后退了一寸。

我又和恩仔扭打成一团了。
我夺了他衣袋里的枪,冲出门去,叫了的士去公司。
小弟们把我拦在门外。我说我要见话事人,我有关键证据,可以坐实谁是卧底。
卓哥这才慢悠悠地晃下楼来,嘿嘿地笑着。

我中了十几枪,前胸跟蜂窝一样。
打向卓哥的那一枪却偏了,子弹只中了他的肩膀。
来迟的杨启恩看着我的尸体,骂了一串十年份的脏话。
老大没有出现。

后来发生了什么你们也知道了。两个骨干联合反抗了话事人,给了卓哥脑袋一枪。
我不知道是他们本意如此,还是有我这层缘故,总之我的故事至此结束。
我跟了老大五年,始终都站在距她最近的位置,也是距她最远的地方。
真的遗憾,始终都没能走出那个地方。
end

评论(19)
热度(726)

© 啾啾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