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点新曲预告PO点背后设定,主要还是PO墙头

“我亲爱的……”

水杯被打倒,玻璃碎了一地;仅剩的几粒药片掉在地上的水洼中,他看不见。

“我亲爱的……”这么嗫嚅着掀开被子。

几十平的小屋子,已经有两星期。久锁的大门只有一方可从外单向打开的窗口,每天三次按时递给他食水——他只领一次。

不知是白昼还是夜晚,窗户也被钉死,只有头顶一盏晃悠悠的白炽灯。

他走向洗手间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开始干呕。

两星期了,我亲爱的,两星期了。

然后是每日必会做的,跪在地上敲打大门。起初他还站着,后来便没了力气;起初他还会喊放我出去,后来也虚弱得喊不出口。

他甚至有时会担心自己是否还在呼吸。

“我亲爱的……”

还要多久?他亲爱的那位要摧毁他,还要...

 

我要亲眼看看

我要亲眼看看我喜欢的人是怎么死的

我这双眼睛永远不会移开

我要看着,我要一直看着

我要看到你的结局

我要看到你的坟墓

我要看到你的尸骨被确切地埋葬于此

从此再无转机

所以在那之前,我永远不会死心

 

可怜的人呐

小小的一只

 

我好了

嚎过等于吃过了

 

实验

实验?不喜欢。他不喜欢尝试,偏爱直来直往。

蠕动的蛆虫从他右手腕处的伤口钻入,将他的血管撑得鼓胀。

就算尝试,也是被迫的。

另只手被锁扣在椅子里,他只能用嘴唇压住手腕的伤口。

说不出来的感觉,他眼睁睁看着那蛆虫向他的上臂、他的心脏爬去。

有人推门进来,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下一堆一掌高的材料。

“时间定了,会议结束之后的第三天。”来人道。

他听着,喘着粗气,表情因痛苦而扭曲,整个人都凹向椅子中。

“你是王,你想要的自己去夺。”

一记耳光落在面颊上,他愣了一秒。

“不要让我失望,辖今。”

他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呜咽,蛆虫已经钻进了他的心脏,在他的左右心室间来回穿梭。所有的意识都在淡去,只留下最清晰的一个。

 

不对啊我明明是个写严肃向黑黑曲的人,怎么一天到晚遇到这种沙雕事情

 

连环粗口

正开心吃肉呢突然【粗口】看到了自己的歌名

我还以为巧合呢,再一看作者提了出处还就是我的歌

我【粗口】立刻就wei了

以后要立一条规约,我曲子以后不能用在炖肉里

不为别的,就因为不想突然wei掉,明明差点一滴都没有了

我好气啊!!多好一辆车啊!!

mmd我要把自己杀了这样就没人干扰我安心上车了

 

给我的右位选好了左

结果因为这个左位太可爱

我现在开始吃他右了

库鲁西!那原本的右位怎么办啊!

 

我一滴都没有了

 
1/106

© 啾啾存 | Powered by LOFTER